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58333金财神中特网 >
孙晓梅:为改善妇女儿童生活而奋斗无怨无悔
【发布时间:2019-09-13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提到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教授、农工党中央委员孙晓梅,就会让人联想到她所参与推动的制定反家庭暴力法、废除嫖宿幼女罪、男女同龄退休、儿童营养餐等一连串有影响力的事件。

  “从立法、政策上改善妇女儿童的生活”,是孙晓梅青年时代就确立的目标。40年弹指一挥间,孙晓梅亲身参与见证了我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的历程,特别是参与中国妇女发展纲要、中国儿童发展纲要的制定、督导、第三方评估,推动了多部法律政策的出台,“感觉挺自豪”。

  孙晓梅笑言,自己人生中的很多大事都和数字8有关,1978年考上大学,1998年40岁时评上教授职称,2008年开始担任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1978年,孙晓梅高中毕业,因学习成绩优异,被分配到北京一所中学教地理。工作没多久,她参加高考,考入中国人民大学二分校,学习党史专业。

  时值改革开放初期,全国妇联非常重视妇女运动史的研究,孙晓梅的指导老师恰巧担任顾问。在老师的引领下,她开始收集、阅读妇女运动方面的资料。

  当时,孙晓梅就一天天跑到北海公园附近的国家图书馆“啃”资料,整体表现令人满意 长途驾驶测试新翼虎买上一个面包,一坐就是一天。当时书籍不能借阅,她就一条条做笔记。广泛的阅读为她日后的学术研究奠定了深厚的基础。

  多年后,她编写了《中国近现代女性文献集成》,包括《中国近现代女性学术丛刊》10辑250册,《中国近现代女性期刊汇编》3辑305册。这套影印的书籍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。

  在大学期间,孙晓梅就经常实地调查研究,发表论文,比如到井冈山实地调查贺子珍领导的井冈山妇女运动,到河北白洋淀调查妇女的生育状况等。1983年在《光明日报》发表了《前进中的第三世界妇女》。大学毕业论文,孙晓梅写的是《在中国领导下的早期妇女运动》。

  “虽然我不是搞法律的,实际上在查资料的时候就已经进入到法律领域。”孙晓梅说,比如苏区的婚姻法,土地改革的一些条例。

  毕业之后,经过一番波折,孙晓梅来到中华女子学院的前身——全国妇联妇女干部学校工作。

  在大学期间,孙晓梅就读到了《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》。消歧公约成为她日后从事研究的重要指引,“遇到什么事都会拿消歧公约做比较。”

  孙晓梅告诉中国妇女报·中国女网记者,我国签署消歧公约时,与妇女相关的立法还不健全。为履行签署消歧公约的承诺,1992年4月3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妇女权益保障法。1990年2月22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协调委员会正式成立,1993年8月4日,更名为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。

  到妇干校工作之后,孙晓梅就通过与新华社合作,收集第一次、第二次、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的资料。在1995年北京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召开前,孙晓梅连续发表多篇文章,介绍什么是NGO,宣传三次世妇会是怎么召开的,联合国的方针政策是如何制定的。

  孙晓梅记得,在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期间,中方组织了反对对妇女暴力NGO论坛,相较于成绩,更多地谈到了我国妇女事业面临的一些问题。也正是在1995年北京世妇会之后,我国开始提出妇女的参政问题、就业问题、教育问题、妇女贫困问题等。“直面问题,中国妇女儿童发展纲要制定具体的考核指标,一点点地推进解决。”

  我国的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也是在1995年北京世妇会上提出的。“当时国际社会要求我们把性别意识纳入决策主流,我们争论是用‘社会性别’还是用‘性别意识’,用‘性别平等’还是‘男女平等’来回应。规范使用地图一点都不能错”孙晓梅说。

  当时全国妇联有关领导曾当面征求孙晓梅的意见,她不假思索地就建议采用“男女平等”。“我研究1949年之前的文献就有男女平等的提法了。”孙晓梅说,改革开放特别是从1995年之后,更加凸显我国提出男女平等基本国策是正确的。国外的“社会性别”概念目前还是模糊的概念,我们没有盲目照搬,结合了中国的特色。

  从2008年到2017年十年间,孙晓梅担任了第十一届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,提交了大量与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相关的提案建议,为相关问题的解决发挥了独特的个人推动助力,如妇女“两癌”普查、制定反家庭暴力法、废除嫖宿幼女罪、男女同龄退休政策、儿童营养餐、人口计划生育法修改等。

  “在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,妇女儿童法治建设加速推进,立法更加民主科学,也为我参政议政提供了助力和支持。”孙晓梅告诉记者。

  2011年,孙晓梅提交了关于制定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建议,并于2012年、2013年、2014年连续三年提交了关于加快反家暴立法进程的建议。

  1993年,孙晓梅承担了一项北京市30个农业户口婚姻暴力受害者的个案访谈。1999年,孙晓梅开展了一项4000份的认知调研,主要是关于对妇女一切形式暴力的认知调研,成为我国关于家庭暴力的第一份认知调研。“你要立法,就得先认知,当时认知是很低的。”

  2000年通过农工,孙晓梅参与了婚姻法的修改,提出反对家庭暴力的建议,特别说明,家庭暴力不只是针对妇女的暴力。

  在包括孙晓梅在内的各方努力下,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反家庭暴力法。

  2015年8月29日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(九)。刑法修正案(九)积极回应社会关切,废除了嫖宿幼女罪。孙晓梅从2010年开始,连续六年提交了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的相关建议。

  担任人大代表,并无报酬,工作之余要花很多精力。“我觉着没有白白弄这些,十年做人大代表,我问心无愧。”孙晓梅说。

  虽然不再担任全国人大代表,孙晓梅仍在继续研究,近期发表了论文《完善反家庭暴力立法的若干思考》。她还希望能整理1983年以后中国妇女运动文献资料,“改革开放40年,积累的东西特别多,非常值得整理。”

  “让每个妇女和儿童都沐浴在幸福安宁的阳光里”,国家主席习在全球妇女峰会上发表讲话中的这句话,孙晓梅印象深刻,“这是一句实实在在的话,作为妇女理论学者,就要去研究如何落实它的具体途径,加快北京行动纲领的执行力度。”